【蓝颜联盟】 游戏玩家创业交流网

搜索

卡牌游戏万智牌经典故事:避难所大屠杀

2015-10-21 10:11| 发布者: 浴火重生| 查看: 315| 评论: 0

摘要:   作为世界上最早的策略卡牌游戏,万智牌自从面世起,在经过二十余年的不断演变之后,已经成为全球卡牌游戏爱好者趋之若鹜、口口相传的经典游戏。而万智牌宏大的世界观和充满奇幻色彩的背景故事也成为了万智牌迷们 ...

  作为世界上最早的策略卡牌游戏,万智牌自从面世起,在经过二十余年的不断演变之后,已经成为全球卡牌游戏爱好者趋之若鹜、口口相传的经典游戏。而万智牌宏大的世界观和充满奇幻色彩的背景故事也成为了万智牌迷们探索这款神级大作的精神源泉。今天,小编就为大家继续带来万智牌这款卡牌游戏中另一个脍炙人口的经典故事——避难所大屠杀。故事的开端要从万智牌最具标志性的鹏洛客——基定,再次回到赞迪卡时空说起。

卡牌游戏万智牌经典故事:避难所大屠杀

  上一次离开赞迪卡时,奥札奇泰坦被释放!面对强大的奥札奇,同伴们纷纷逃离,基定独自留了下来,对着面前的巨大生物,思索着应该如何战胜它们。海户已陷落,与塞基黎、巴勒格一样在奥札奇的浪潮之下遭到歼灭。就在城市在毁坏边缘晃动之时,鹏洛客基定尤拉前去找寻帮助:一个能够帮助海户学者们解决「地脉之谜」的思想家,这个谜团能够拉回赞迪卡的颓势。他前往拉尼卡,说服了杰斯贝连和他一起回到赞迪卡。

  不过,对杰斯来说,让自己从十会盟的责任中离开得花上一些时间—那些海 户避难者们所没有的时间。

  当他归来时,杀戮已经开始!

  他们踏进了杀戮之中。

  基定的内脏翻搅着,屠杀的暴行在他的心中压迫。沃瑞的紫色军旗在风中拍打,风在下方的峡谷呼呼作响,将白尘与黑灰的涡旋吹过荒地。烟雾依然从四处烧灼的灰烬中升起,营火在混沌中散布,吞没了一切防卫者构筑的其他避难所。奥札奇的腐化覆盖大地,那是细白丝线所构成的复杂网络。

  还有尸体——到处都是尸体。

  其中有些看起来与其他战争的死伤者并无二致,鲜血浸渗着他们的胸膛,并在他们的脸上流淌,肢体被撕开,血从腹部的伤口上洒出。但其中更多的—多得多了—则是有部分粉碎,在原本头、腿、或手臂的部位留下的只有尘土堆。鲜血与内脏的味道与奥札奇的腐肉味混合,翻搅着基定的胃。

  在海户的最后突袭之中,沃瑞指挥官在这里建构了一座营地,为躲避奥札奇进击的人们所建的避难所。就基定最后所知,那里已经安全—或说与赞迪卡的其他地方一样安全。它在一座狭窄的峡谷之中,其 谷口几乎完全被一块巨大的坠落晶石给挡住了,如果没有其他东西,晶石会阻止靠近营地之物,但沃瑞似乎相信晶石的神奇能力也能够阻止奥札奇。

  但沃瑞的营地显然不再是个安全的避难所,基定的任务花的时间比预期还久:杰斯在拉尼卡还有工作,而基定需要治疗。接着他们前往瑞格沙,徒劳无功地招募茜卓。就在他们晚到之时,奥札奇击溃了沃瑞与他的防卫者。

卡牌游戏万智牌经典故事:避难所大屠杀

  万智牌知名画师Aleksi Briclot作画

  「基定!」

  他反射性地转身,看见杰斯蹲着防御,一队奥札奇后裔蜂拥包围着附近墙上的碎片,牠们移动时不断发出声音。

  基定跳到奥札奇和杰斯之间,他的软圈剑在身边伸展开来,将奥札奇逼退,牠们撞上彼此,粉碎了牠们头上那毫无特色的骨制板甲。接着整个营地再次陷入了沈静。

  基定从白色尘土之中,抓起一把半埋在其中的短圆刃剑。「拿着,」他说道,边把剑柄递给杰斯。

  有一下子,杰斯看起来就像基定手上拿的是蛇似的,但接着他拿过了剑,在空中挥了几下。

  「这绝对不是我的专业,」他说道。

  「尽你所能吧,」基定告诉他。

  「那么,你要我跟他说话的那位学者在哪?」

  基定低头看着这位比自己矮得多的男人,「这就是你能想到的全部?此时此地?」

  杰斯耸了耸肩,但他的双眼告诉基定,这位心灵法师正在隐藏他自己的忧虑。

  基定转过头去,「我们得移动,」他说道。他环顾四周,试着了解状况。「峡谷上面,如果有任何人从这次攻击生还的话,他们肯定会在那里。」即便在他说出这些话时,他都能感觉到这些话语的重量。万一没人生还的话呢?

  如果他在这里的话,这座营地就不会失陷了。

  「你确定吗?」

  「相信我,」基定说道。

  考虑到他的名声,杰斯点点头并跟得更近了,准备好跟随基定的脚步。

  营地后方的峡谷变得狭窄而陡峭,小奥札奇遍布谷中,形成了一条白色网络的轨迹。基定猜测牠们正在进食,虽然他无法想象在这光秃秃的岩石上,牠们能找到什么样的食物。他首先想到的便是消灭视线所及的所有奥札奇—但他得顾及杰斯,而且要找寻沃瑞营地的生还者的话,已经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所以他挑了一条岩地边上的道路,让他们避开奥札奇。

  只有离开群体的零星几只奥札奇会攻击他们,基定迅速地了结了这些游荡者,不久后他登上布满岩石的山脊,心情为之一振。

  一道高墙阻挡着前方的峡谷,那是个不太牢靠的木制屏障,看起来就像是从某个棚子上撕下来并塞进缺口的东西。长枪竖立在其顶端,至少证明了还有一些赞迪卡人从避难所的大屠杀中活了下来。

  但在基定与那些生还者之间,有着数以百计的奥札奇挤在墙前,向上伸着长长的触须以及尖锐的爪子,长枪疯狂刺着那些伸上来的奥札奇,但很明显,生还者们寡不敌众。

  基定吼了一声「赞迪卡!」并往前冲锋,他的软圈剑在身前旋转,在他朝着那摇摇欲坠的高墙前进时,从一大群奥札奇之间清开了一条道路。

  障蔽后方有一个声音附和着他的吼声,接着是参差不齐的齐诵,长枪的戳刺有了活力。

  「基定!」某人大喊道,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想看向身后—他对接近生还者的渴望让他遗忘了杰斯,但杰斯就在他后面,那喊声来自墙的后方,而再一次,团队接续着吶喊,音量甚至比第一次还要大。

  他靠近高墙,并且将软圈剑来回甩动,以逼退持续来袭的奥札奇。

卡牌游戏万智牌经典故事:避难所大屠杀

  万智牌知名画师Dan Scott作画

  「现在呢?」杰斯说道。

  基定的软圈剑以一道宽宽的弧线挥动,为他们清开一些空间,接着他把手指缠在一起,对杰斯点了点头,「你上吧」。

  「是这样啊。」

  杰斯错失了战机,奥札奇再次蜂拥而上,来自左方的汹涌攻势让他的注意力转移了一秒—当他转到右边时,他看见一只蠕动的后裔正扑向杰斯,基定太慢了,杰斯举起手臂挡住脸—某种看不见的力量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那生物推开,就在牠快用尖锐的附肢把他刺穿之前。那并不是强大的一击,但足以给基定时间去用软圈剑绕住奥札奇的颈子了。

  接着杰斯脚步蹒跚,就在一条虚弱的蓝色触须缠住他脚的同时痛苦出声。基定将第一只奥札奇抬到空中,并且用它往下朝那只有触手的砸去。

  「你还好吗?」他问杰斯。

  杰斯点了点头,他的双眼闪动着蓝色的光芒,将另一只后裔用念动力的一击打到远处。

  基定再次来回挥动软圈剑来清开道路,奥札奇的尸体越堆越多,拖慢了牠们的进击速度,他再次缠起手指,这次杰斯立刻到了正确的地方,基定将他抛起,从墙的另一头出现的手帮他跨过了墙。

  背靠着墙,基定面对着剩下的暴徒—蠕动的后裔与无面的奴兽,牠们正是泰坦那异界意志,钨拉莫无尽饥渴的延伸之物。这些生物不知道牠们面对的是谁,牠们并不在乎他就是基定尤拉、凯夫城的救星、昂度的伟大猎人、以及卡彼拉的斗士。对牠们来说,他只是另一块肉身而已,一个有着生命,却等着被牠们吸光的东西。

  但障蔽后方的人们认识他,他是他们的希望,从这恐怖威胁中生还的一个机会,也是他们的救星。他已经在赞迪卡救了不计其数的士兵,现在他得再救一次。

  「我只希望还来得及,」他对自己说。

卡牌游戏万智牌经典故事:避难所大屠杀

  万智牌知名画师Eric Deschamps作画

  他站定位置开始作战,来回挥动软圈剑,他的心灵全神贯注在和生还者说话以及让杰斯安全地到达裘黎恩那里。

  「基定!」来自墙后的另一道齐诵。

  是时候了,头上戴着沉重骨甲的大型后裔朝着他冲来,他蹲了下来,等待完美的时机,接着纵身一跃。一脚重重地在奥札奇的头上落地,接着他又跳了起来,往后翻身,跳过了高墙。

  他着地之时,尘土随着双脚扬起,双眼看着沃瑞营地中的生还者。

  八位憔悴的士兵坐着,他们的背倚在墙上,显然正在享受基定带给他们的休憩时刻。墙上的游掠与撕抓告诉他们休憩已结束,他们再次站起,斜身靠着长枪。

  基定的软圈剑把一只奥札奇打下墙顶。

  「告诉我你们不是唯一的生还者,」他说道。

  其中一位寇族士兵把头扭向峡谷的高处,「沃瑞指挥官带领着其他人,」她说道,「但大部份人都比我们现在的状况还要惨。」

  考虑到这八位士兵身上缠着的绷带以及夹板,那听起来很多了,基定皱着眉。

  「有多少人?」他问道

  女人摇了摇头,「几十人吧。」

  「我应该在那的,」基定低声说道。

  她漫不经心的用长枪刺向一只爬上墙的奥札奇,她的脸告诉基定,她只是假装没听到他说话而已。

  「沃瑞有计划吗?他把其他人带去哪?」

  「我想离开这个像死亡陷阱般的峡谷会是他的第一要务,我不确定除了这个,他还有没有想过其他事情。」

  杰斯哼了一声,「什么样的队长—」他开始说道。

  「不,他是对的,」基定说道。「我们都得离开这座峡谷,我会尽可能撑住这道墙。」 他的软圈剑刺着,更多奥札奇在他的脚下死去。「去加入其他人,带上杰斯。」

  寇族点了点头,不用再试着隐藏她的安心。而且基定说了,不用担心质疑他是否能长时间撑住这座墙,他早已声名远扬。

  「杰斯,」他说,「当你和其他人会合时,找一位名叫裘黎恩的人鱼,告诉她是我带你来帮忙解谜的,她会告诉你所有她知道的事情。」

  「假设她还活着的话,」杰斯说道。

  担忧绞着基定的胃,他还没想要把那样的怀疑说出口,他还没在下方的营地看到裘黎恩的尸体,但那也不代表什么。她可能已经化为风中的尘土,也许她根本没逃离海户,也许他大老远把杰斯带来只是徒劳无功。

  这让基定持续的心不在焉显得更加罪不可恕,他感到恶心,「走!」他大喊道,士兵们尽力从墙上蹒跚着离开。

卡牌游戏万智牌经典故事:避难所大屠杀

  万智牌画师Tyler Jacobsen作画

  少了杰斯,基定能够把全副注意力放在奥札奇的身上。现在士兵们离开了,奥札奇破坏墙的速度超越了基定把牠们打下去的速度,他陷入了一种屠杀的简单节奏,那是种在他肌肉已成为第二天性的舞蹈,他的软圈剑裂响尖鸣,当他将魔法联通之时,金色的光线沿着那四片如鞭般的刀锋闪耀。他的盾牌交替让攻击偏斜,让它本身也成为了一种武器,不断痛打骨制的板甲,折断牠们的肢体,能量的波纹冲刷过他的皮肤,让奥札奇不敢碰触,守护着他免于受伤。

  保持住守势真的是个更为困难的任务,对抗人类仇敌时,想要预测每一次刺击很简单,因此能够确保任何一次穿越软圈剑与盾牌的攻势都会被他那被魔法强化的皮肤给弹回,对抗人类仇敌时,他几乎可说是万夫莫敌。

  不过在对抗奥札奇时,他变得更容易受伤,特别是在他疲累的时候,而他已经疲倦好几天了。牠们的移动变得更难以预测,牠们的肢体有的分岔,亦或是一团扭动的触须。他最后常常做出了过多的防卫,那需要花费他的能量,或者他也会误判情势而主动出击,这些状况在前一周发生太多次了。

  即便他讨厌承认,但如果不是杰斯前一晚抓着他给拉尼卡的治疗师看过,他可能无法对营地的防卫提供那么多帮助,他可能已经死了。

  奥札奇的尸骸在他身边越堆越多,他往后看,杰斯与赞迪卡人已经离开了他的视线范围,而在他身前,奥札奇的进击似乎开始慢了下来。

  这可能只代表牠们找到了另一条更简单的路线,通往他后方那些赞迪卡人血肉的路线。他开始退往峡谷,软圈剑擒砍那些跟着他的奥札奇,偶尔他也会攻击峡谷的上边,让碎石雨或几个大岩块落到奥札奇头上。

  接着一只巨大的奥札奇耸立在他身后—不是钨拉莫,但与那个巨大泰坦相当类似。牠没有脚,只有一团触须,用手臂将牠自己沿着破碎的地面扯了过去,每次那巨大而带爪的手击打地面时,都让地面震动起来。骨制的板甲覆盖住牠的肩膀,而牠的头只是许多板甲中的另一个而已,触须从牠的头后方朝空中伸出。

卡牌游戏万智牌经典故事:避难所大屠杀

  万智牌画师Slawomir Maniak作画

  一只巨大的爪子打到地面,将一只正在滑行的后裔挤压成紫色的烂泥迸发四射,但牠和附近的后裔都毫不在意。

  基定站稳脚步,深深地呼吸了一口,坚定自己。他想知道,当你的敌人无惧死亡又无牵无挂时,你要如何赢得战争呢?牠们从不疲倦,能以任何东西为食—那么又有什么能阻止牠们的进击?只算今天,他已经在这座峡谷杀了多少只了?而牠们依然源源不绝。

  现在奥札奇抬起了牠的上半身,让牠耸立在基定上方,两倍的基定身长之高。看起来几乎就像突出在那东西胸膛上的第二个头颅与躯干一样,独立地蠕动于更大的身体之外,就好像试着要把自己拉出来一样。

  牠是想透过炫耀自己巨大的体型来吓唬他?抑或更像是动物性的示威,就像狼把毛皮竖立来让自己看起来更大?在被骨制板甲保护的脑中,有任何经过算计的企图吗?

  不重要了,其中一只巨大的爪子朝着基定挥击而来,没有多余的动作,他用手臂甩出软圈剑,让它包围了那生物的手,接着他一拉,就让奥札奇失去了平衡。

  不。那个动作已经能让一个人类,或甚至是一个巨人失去平衡,但奥札奇的触须在地上几乎不会变换动作,这让牠得以完美地着地。牠立刻用另一只爪子抓向他,基定用盾牌把爪子挡向一旁,接着往上挥出了软圈剑,斩击并围住了那生物的脖子。

  是脖子?还是头?他不确定对奥札奇来说要用哪些词才合理。牠是从头上的一些空洞吸气,经过牠的脖子一直到胸中的肺吗?牠脑子的位置是在身体顶端那骨制面甲的后方吗?牠究竟有没有脑、肺、心、或者是任何重要而脆弱的器官?在他曾经杀过的奥札奇中,他从来没有解剖任何一只并且研究牠们的构造过,而他曾经看过许多以为已经受到致命伤害却能持续作战的奥札奇。

  这一只似乎并不在意基定那紧缠在牠脖子上的软圈剑,一团触须支撑着那生物冲向前包住了他,缠绕并挤压着他。金色的光芒闪烁,像波纹般在他整个身体闪耀,保护他免于受伤,但维持那样的防御将会快速地吸取它的能量,其速度就像奥札奇将最后一口气挤出毫不抵抗的基定体内的速度一样快。

  踢击,拍打,他试图让那生物的掌握松开,让他能够拉出软圈剑,拿下奥札奇的项上人头。接着他灵光一动,用盾牌往上击打长在牠胸膛上那较小的第二头颅。

  他的直觉生效了,触须的掌握松脱,基定从奥札奇的脖子上拉动软圈剑,那生物往后蹒跚摇晃,把他放在了地上。随着另外两次的快速斩击,发光的刀锋首先切过较小的头颅,接下来是较大的,最后奥札奇死在了地上。

卡牌游戏万智牌经典故事:避难所大屠杀

  万智牌画师Jason Felix作画

  基定没时间庆贺胜利,就在他和这只大型奥札奇交战之时,至少有十几只后裔经过了他,跟随杰斯和赞迪卡士兵们往其他生还者而去,每经过一秒,就有更多的奥札奇跨越同类的尸骸进击而去。他朝着触目所及的所有爬行蠕动的后裔挥出软圈剑,大步迈向峡谷。

  随着地势升高,峡谷的岩壁越来越靠近,最后,他的身体溅满了几十只奥札奇后裔的黏液与血块,他到达了制扼点,那里的宽度只容他一人穿越,他跳上了几个天然的石阶,在狭窄的缺口停留片刻,观测着在他身后依然涌向峡谷的后裔大军。

  他多跑了几步以越过缺口,就在峡谷再次变得开阔之时,他停了下来,转身回头,甩出了他的软圈剑—一次、两次—打在岩壁上,让缺口两边的碎石如雨般落在下方的奥札奇头上。随着更多下击打,那如鞭般的剑就像矿工的镐子一般打碎了石头,接着更大块的石头从岩壁断开,挤扁了更多后裔,并且阻挡了后方奥札奇的进路。随着接下来几次小心下手的攻击,他创造了一座防卫墙。

  当然,它挡不了太久—比不上那座赞迪卡人在避难所建的墙。他能听到奥札奇在圆石上凿孔抓刮,以及攀爬时碎石掉落的声音。但如果运气好的话,这座墙便能够为他争取到足够的时间。

  他在奔跑中跃起,在石头间跳跃接近峡谷顶端,最后,他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在喊着命令,再一会,赞迪卡的生还者们就映入了眼帘。

  「这么少,」他自言自语道,几十人,士兵说过的—非常少,如果他看到整个团队的话。从峡谷顶端,他们正沿着高山脊走着,他看到跛行的士兵们拿着许多拐杖和临时担架,每个活着的人身上几乎都缠着绷带。

  杰斯的蓝色披风在赞迪卡人之间的一片灰色与棕色之中很显眼,那是素织物与被尘土沾染衣物的颜色。这位心灵法师站在一位全副武装的人类女性旁边,基定赶紧加入他们。

  「你做到了,」杰斯说道,在他声音中的是赞赏之意吗?

  女人转身面对他,他的眉毛因识别扬起,「你肯定就是基定了,」她说道。

  「你找到她了吗?」他问杰斯,「裘黎恩?」

  杰斯摇了摇头,「我问了所有人。」

  「她莫非…是不是—」

  「她从来没到过营地,有一位人鱼说她从来没逃离海户。」

  基定的胸揪了起来,「她死在那了?」他把她留在战事之中,遗弃了她,让她自己找到去营地的路,而他则去找杰斯。如果她死了,那都是他的错。

  「也许,」杰斯说道,「但也可能不是,跟我谈过的那个人说有个小队被困住了,与逃难队失去了联系。他觉得裘黎恩就在他们之中,而他们可能已经找到了庇护之地。」

  「所以她们可能还活着,她们可能还在海户。」他的肩膀垂下,想着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做。

  那女人清了清喉咙,「我是塔兹莉,」她说道。

  她是个穿着精巧铠甲的棕肤女性,肩膀上装饰着小小的翅膀,以及像是天使光环般的发光金属环,只不过是在她的脖子周围。一把沉重、带着凸纹的锤子则挂在她的腰带上。

  「抱歉,」基定说,他伸出了手,软圈剑的刀锋拖在地面。

  她谨慎地握住他的手,眼睛注视着他的武器。「我很高兴你在这里。」

  「沃瑞指挥官在哪?」基定问道。

  「就在这,」塔兹莉后面响起一个嘶哑的声音。

  塔兹莉转身,接着基定就看到了沃瑞,他是个有着强壮身形的男人,皮肤黝黑,顶着一头修短的灰色卷发。他那裸露的胸膛裹着绷带,鲜血渗出绷带,从他的左胸流下,他倚着手杖,缓缓的走向他们。

  「哈啰,基定,」他说道,声音就像一阵刺耳的耳语。

  「长官,」基定说,把心中的担忧排除在话声之外,沃瑞是个骄傲的男人,基定知道最好别同情他。「时间不多了,我拖慢了奥札奇的进击,但我无法让牠们停下来。」

  「基定尤拉,凯夫城的救世主啊,」沃瑞说道,在他的声音中有一丝惊叹。「也许现在我们要叫你沃瑞溪谷的防卫者了。」

  基定看着地面,「我应该早点到这里的。」

  「是的,」沃瑞平淡地说,「我们能用得上你。」

  「长官,你的下一步计划是?」

  沃瑞长叹一声,「除了继续逃,我们又能做什么呢?山脊下方大概三哩处,在一块突出的大石前面有另一个掉落的晶石,那里会是个好营地。」

  基定皱眉,「一个被保护好的入口很不错,但没有出路?」

  「如果无法在那里挡住牠们的话,那么我们是死定了,我们无法跑的比牠们快,即便是沃瑞溪谷的防卫者这次在身边亦然。」

  基定环顾山脊,手摸着下巴,他们站在伯瓦克顶端,那里是围绕着塔晋的巨型山环,比起海岛的另一边,靠近海户这一头的山环地势较低。在他右边,地势往哈利玛渐渐下降,那是巨大的内海,由塔晋的许多河流汇集而成,海户城市的水坝把它固定住。在左边,更陡峭的斜坡往海洋延伸,土地的曲线与广林的纠结树木阻挡了外界眺望海户的视线。、有几颗晶石静静地悬挂在附近的空中,正从塔晋上空的漂浮晶石原半途坠落,基定瞪着空中的晶石原,有数个高度较低的晶石上挂着绳索,连结着徘徊在空中的彼此。

  「我有另一个主意,」他说道。

  沃瑞对着他皱眉,「你知道更好的地方?」

  「我想是的,你看,」他指着最近的晶石所在,「那里有阶梯等着我们。」

卡牌游戏万智牌经典故事:避难所大屠杀

  万智牌画师Winona Nelson作画

  「你发疯了吗?」塔兹莉说,「这里有二十几个几乎无法走路的人,而你却期望他们能攀绳登上晶石?」

  「是的,对他们中的许多人来说,会比走路还要来得简单,而只要有足够的钩子与绳索,我们就能帮助其他人上去。」他转身面向沃瑞,「长官,考虑到奥札奇在地面上的绝对优势,我相信没有其他地方可以提供类似程度的保护了。」

  「好吧,」沃瑞说,「带路。」

  塔兹莉不可置信地看着指挥官,「长官?」

  「塔兹莉,基定是对的,」沃瑞说道,「帮他让所有人准备好。」

  基定和塔兹莉一起快速工作,无视于她的保留。首先他们和生还者中的寇族对话,汲取他们对于绳索的技术。有些寇族努力建构能将伤者带上空中的护带以及吊索,其他寇族则探查路线,并且修复绳索藉以减缓坡度。接着他们将从海户及被摧毁的避难所中所带来的补给品发给生还者,让他们带着最低限度的补给,较重的则交给那些足够强壮的人。几个小时之后,他们已经准备好攀登晶石了。

  由寇族斥侯领军,基定则负责断后,他把自己的软圈剑当作绳索使用,即便这把像鞭子一般的剑并没有绳索那么长,他少了纤长的优雅,却以力量与速度弥补。不过杰斯的攀登技巧并不高明,更不是个体育高手,他落后在基定后方,为那些背负受重伤士兵的寇族提供薄弱的协助。

  大部份的晶石都在空中歪斜着,这让他们有相对平稳的表面可供移动,最简单的移动方式就是爬行—这也是为什么基定说对那些受伤的人来说,可能要比走路简单的原因。跨越晶石之间的绳索则因需要平衡感与勇气而更具挑战性,但这些人都是坚强的家伙,早已习惯在赞迪卡那与危险为伍的人生,他们毫无怨言,未曾失足,更没有受伤地攀了上去。

  一个靠近伊美黎底部的巨大晶石正好提供了一个大而平坦的表面来建构一座新的营地,至少供短期之用。 它也提供了塔晋的绝佳视野,可以看到它的所有河流、繁茂的树林、以及清澈的湖,哈利玛在夕阳与海户中闪耀着—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虎牙天哥
虎牙天哥

蓝颜玩游戏工作室 蓝颜联盟
返回顶部